您现在的位置:
首页 > 本地特色
旌表义门 西店集义村的千古之“义”

发布日期:2016-09-02访问次数: 信息来源:西店镇字号:[ ]

     敦人伦,立人品,慎婚姻,重丧祭,务读书,专守业,礼师长,择交游,戒侈奢,杜争讼,和宗族,恤乡邻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摘自《邬氏北大房宗谱》

     一走进西店镇集义村老年协会二楼,就能闻到若有似无的木头清香,那是8个保管宗谱的樟木箱子所散发出的香味,这也成了集义村千古之“义”的特殊味道。

   “这是我们村的村规民约,更是我们村民的行为准则。”今年82岁的邬昌林小心翼翼地捧来藏在柜子里的一本《邬氏北大房宗谱》,翻开《邬氏北大房宗谱》首页,赫然写着12条传了800多年的祖训,每条祖训下面还有详细的备注,告诉子孙什么是君子,什么是小人,要做旌表义门的后代,就应该做什么,不该做什么。

    集义村党总支书记邬平贤告诉记者,集义村的千古之“义”就来源于祖训。斗转星移,时间的指针转向了现代,集义村的“义”不但没有消退,反而时刻提醒村民要做好人做好事,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们的生活,造就了当地淳朴的民风。“要想建设好新农村,必须不断提高村民的文化、道德素养,所以,近年来,我们把祖训结合到了社会主义荣辱观的教育当中。”

    那祖训是怎样影响着集义村村民的生活?800多年来,村民之间是如何守望相助?祖训给村民带来的是什么样的精神面貌?近日记者来到集义村,寻找答案。

先大夫济民集义以成

  “巍巍群山连天台,泱泱渔港通东海”。宁海的紫溪源自天台山莲花峰,自西向东贯穿甬临线公路,经璜溪口,注入象山港,溪水清澈,水石相映成紫色,而得名。

   清澈的紫溪穿村而过,犹如一条绿丝带围绕着集义村,使村庄显得分外灵动。记者去的时候已是晚上,只见微风吹拂下,村民们或三五成群,或两人结伴,或一家三口,慢慢地走到村里的洞口庙水库、邬家庄园的慈善广场散步乘凉,村路两旁绿树成荫,鸟语花香,人人怡然自得。难怪村民们都骄傲地说,“我们的村庄环境一点也不比城里差。”

     集义村位于西店镇的中部,它东临象山港,西临甬临线,北临西店镇区,村域面积1.5平方公里,共有351户,1046人。“祖先之所以选择在这安家,主要是看中了当地的地理位置。”邬平贤介绍说,紫溪下游正好处在象山港之西缓坡中,这样的地理位置,使集义村背山面海,可渔、可樵、可耕、可读。于是,南宋时代(1127~1279年),奉化西邬花明楼邬氏一支迁入聚居,在此繁衍发迹,后扩散至邻近各村,星罗棋布,所至甚广。邬姓北起五市溪,南至凫溪江瑶,达数千之众,故有“纵横十里江瑶邬”之说。

  邬氏祖先的英明抉择,让后代子孙享用不尽。原先可渔、可樵、可耕、可读的自然资源,使集义村拥有耕地面积630亩、山林面积2023亩、海域面积332亩,再加上集义村村民敢闯敢拼的创业精神,硬是在现代化的改革浪潮中积极发展工业经济,并取得了不菲的成绩。目前,该村有企业24家。据统计,2014年,村经济合作社集体总资产为6789979.41元,其中固定资产5444727.98元,全村农民人均收入17946元。时至今日,集义村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集工、农、渔三位于一体建设的现代化村庄。

  闲步村庄,你若是碰到该村的村民,只要按照年纪叫声“邬大爷”、“邬大叔”总是不会错的,因为集义村的村民95%以上都姓邬。据史料记载,宋度宗咸淳十年(1274),邬氏聚居的紫溪村邬济民首登进士,出资建造了横跨紫溪的集义桥,取“先大夫济民集众义以成”中的“集义”两字,而村亦名“集义堡”,即今象山港尾铁江口之西的璜溪口这个大村,又称璜溪口邬氏。

旌表义门来源及传承

  “恩褒自昔铭金版,惠溥于今衍宝桥。”在集义村邬氏宗祠的头门石柱上,记者看到这样一副对联。据该村支委邬锡荣介绍,对联的意思是说,集义村邬氏曾受皇帝恩赐金匾,祖宗功德继续至现在祠堂内的宝桥上。

   门楼、前天井(含泮池)、前厅、戏台、后天井、戏台……踏入祠堂,仿佛置身于时空隧道中,穿越了百年的岁月,见证着集义村曾经的瑰丽与荣华,领略那些繁华与毁灭纵横交织的过去。据史料记载,邬氏宗祠于乾隆四十二年(1777)开建,道光十七年(1837)建成,全长59.6米,宽24.47米,占地1458.4平方米,整座宗祠的布局、结构特色鲜明。

    “我们祠堂的建筑规模之大、规制之高不仅在县里少见,也是宁波市目前保存完好的设有泮池、泮桥的宗祠之一。宗祠里还有大量的木雕件雕刻细腻精致,兼具观赏性和艺术性,并于2003年2月被政府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。”邬锡荣自豪地说,2006年,这座沉淀积厚的祠堂,吸引了著名电影导演陈逸飞前来取景并在此拍摄电影《理发师》。

  不过该祠堂的古戏台和部分大堂却在2004年6月的一次大火中被焚烧殆尽。目前,呈现世人面前的是集义村全体村民捐资200余万元重建的。200余万元对于一个村庄来说,不算是小数目,集义村村民对这座精神家园的爱护可见一斑。

    如今,重新修复的祠堂,头门和仪门同时恢复百年之前的旧貌,《旌表义门》的金字石匾仍挂在朝西的牌楼式门额上。祠堂中,戏台的屋顶歇山翘角,檐下角科、平身科、斗拱、牛腿承托,24层层层收缩的同心圆花板,结顶于藻井中心的铜镜。戏台台口高1.5米,宽深各5米,三面围有雕花栏杆。戏台左右檐柱雕倒挂狮,台口立一对小狮子。

  “旌表义门是祖训的浓缩,不是挂在墙上的一个匾额那么简单。”邬昌林说,从他记事开始,父亲就经常给讲旌表义门的故事,用来教育他。这位保管了多年宗谱的老人对祖训一直怀着敬畏之情。“祖训中的每句话都在时刻勉励、提醒着村民做人做事的准则。”

   在交谈中,记者从邬昌林口中知晓了旌表义门的来由:宋末至明清,邬氏一脉科举频出,其中邬济民为嵊县县令,后又有元代的余姚州学邬元、明代蓬莱县丞邬定、清代岁贡邬为臣等数十员。之后,明代正统八年(1443),当地灾荒,邬成童捐粮二千石,帮官府救济四乡灾民,并在交通要道施粥施茶,救济灾民、贫民。后又有其子邬宗斌兄弟及侄永正、永端等捐赈……一门三代行义积德,官府奏报,皇帝旌表“义门”、“义民”,赐《旌表义门》金字门额,因此在明代时建义门邬祠,祠堂朝西,面对紫溪西来水。自此,邬氏族脉世称“义门”,邬氏宗祠又称义门祠堂,“旌表义门”的石额至今犹存。

慈善是千年之“义”的表现

   百度百科里,对“义”的解释是:中国古代一种含义极广的道德范畴。义谓天下合宜之理,道谓天下通行之路。本指公正、合理而应当做的。

   作为集义村的村民,他们承载着祖先“旌表义门”的重任,一代传一代,一直践行着传统的“义”,并在浩荡历史长河中涌现了许多饱含“情义”之举。这种传统文化之举的“义”,到了现今社会就表现为“慈善”,这是一种不附加任何要求的“施舍”,这是一种快乐、一种满足。

    “每天晚上,慈善广场就成了我们村村民每天必到的场所,健身的、打球的、聊天的、散步的,热闹极了,就连周边村庄的村民也会到广场玩上一会。”在邬平贤的带领下,记者走进了集义村的邬家庄园,看到了村民所说的慈善广场。该广场迎门是一座高大牌坊,上书“旌表义门”,厚重的历史感,不由让人联想当时邬成童及他的后代在皇家气势雄浑的仪仗队下,光荣豪迈地接受匾额的情形。

   慈善广场正中伫立着邬成童“教子图”,仿佛在教育后代子孙要传承先辈赈灾济民的义举;广场北侧,有大型群雕“济民图”,再现了邬成童及族人在交通要道施粥施茶、“活人无算”的感人场景;广场南侧,则立有我县近代反帝爱国志士——邬钢塑像。

   谈起之所以在邬家庄园综合体创建中,划出10亩地,建成总投资300万元的慈善广场,供村民免费游玩,邬家庄园的创始人邬国贤有自己独到的看法。

    “美国哲学家梭洛曾说过:德行善举是惟一不败的投资。”邬国贤告诉记者,作为集义村的村民,把邬成童这样优秀的慈善资源发扬光大,让旌表义门的千古之义继续传承下去,是他最大的心愿。“‘旌表义门’是集义村的传统,也是我们企业的职责。借助慈善发挥千古之‘义’,我认为很有必要,也很值得。”

  于是,就有了全村村民共同出资,捐款重建被大火烧毁的邬氏祠堂;就有了“海斯曼”的老总邬飞国每年为村内60岁以上的老人发放500元慰问金;就有了小小超市连续11年坚持慈善一日捐,并在关爱下一代、造桥铺路、敬老助残、赈灾扶贫等慈善事业上不遗余力……

  正是有这样的“义”的践行者和带头人,集义村平时在外工作生活的年轻人才会时刻不忘家乡的发展。每次过年回家,他们会聚一聚,逐一对照祖训,寻找自身不足的地方,并商量如何帮扶生活困难的村民、如何化解邻里纠纷等。

  在12条祖训的熏陶下,集义村的民风十分淳朴,“‘和宗族,恤乡邻’,村民间亲如一家人,这是因为我们一代又一代地恪守着村规民约。”邬平贤说,在1000多人的集义村,村民们互相关心互相帮助的事多得数不清。

  采访的最后,记者似乎寻找到了最初问题的答案。不论岁月如何沧桑和世事如何变化,还是我们的教育方式和教育理念的不断更新,我们都不能否认的是:在集义村,他们的12条家规祖训、他们的“旌表义门”,对后代的影响是任何东西所不能替代的。这是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,也是我们应该学习借鉴的。

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